星际很迷人,但地球很无价

来源:奇闻异事  发布时间:2015-07-28 20:20

看看奇闻异事网讯 近日关于新地球的报道和文章已经多到来不及读的程度。而这只是半个月以来一系列天文新闻中的一条。一觉醒来,我发现仿佛全民都在讨论天文学。从冥王星(被)卖萌到霍金靠(真)土豪,从NASA憋新闻到另一个“地球”,大家好像商量好了似的,一起发力,制造了近年来少有的天文热潮。你要是不弄张冥王星当桌面都不好意思开机了,你要是不转几条地球大表哥都不好意思上朋友圈了,你要是不当天文爱好者都没法跟小伙伴玩了……我不知道这样下去,楼下的外卖会不会推出“太阳系西米露”和“开普勒披萨”。

地球

这是个好事。天文学和天文学家长(wu)期(fa)安(ren)于(shou)做社会中的默默无闻者,没有太大的声音能被公众听见。天文学家只在自己的小圈子里自娱自乐,天文类的科普杂志从来都不敢把发行量印的数字在里面。而大咧咧出现在人们视野里的是伪科学、占星术、迷信。这个圈子小的什么程度呢?研究生以上所有人都认识,至少是都听闻过。而现如今,我所认识的几位热衷传播的同行,都在马不停蹄地被约稿、被采访、被连线。天文学有了一个不能忽视的音量,站在了舞台中央。

也有圈里人担心事情要坏,担心全民狂欢导致过度解读,过度解读导致错误理解数据和假设,错误理解导致谬误传播、谣言纵横。所以,另有一派开始了一篇又一篇灭火文的发布。我们去不了,有没有水还不确定,是不是岩石结构也还不确定,有没有生命更是不好说,连wifi也没有,也没有烤串,也没有冰镇汽水,去那里干嘛?!

问得好呀!去哪里干嘛呢?找到它干嘛呢?找到之后干嘛呢?在我看来,狂欢也好,传播也好,反思和担忧也好,其实都映射出了一种无奈。无奈于这件事的真正价值和作用。我们从小受的教育让我们习惯阅读课文之后分析一下中心思想和意义,我们总是用“有什么用”作为听到新鲜事的第一回应。我关心到不是一亿美元的项目和冥王星有什么用,我关心的是我们的认识进一步扩大的边界。自大,是人类的基因。一次又一次地把自己当做宇宙的中心,只能靠一次又一次地发现自己的无知来抵消。

贵州大窝凼山区正在施工的500米口径射电望远镜,将让中国成为射电天文学观测的重要基地。射电天文学,正是霍金项目中所采用的技术。

我不知道在未来中国会不会深度参与这类寻找氪星人的任务,我知道的是,这样的技术,这样的舞台,让这个事业可以后继有人,让我们认识的宇宙可以更加有趣。这一切都是为了让我身后的世界,对头顶的世界的了解更多一些。在这座望远镜的中央,曾经有一个小山村。当贵州的雨水从屋檐垂落下来的时候,村子里的人们不会想到,自己的家,未来会是发现外星人的地方。他们搬出这里的时候,一定有很多的不舍,即使这并不是一个特别宜居的地方。地球,可能就像这个无名山村一样,有一天变得不再宜居。我们会舍不得它,舍不得这个千疮百孔的家。

有一天,我们为离开地球收拾行李的时候,会不会内牛满面?远行的飞船上回望地球的观景台会不会票价奇高?像我们这样的穷人,恐怕只能在摄像头里看个大概了吧。虽然这一切都没有成熟的技术可以利用,但我愿意相信我们能做到这一切。我们能做到解决地球的问题,也能做到远航星海,我们的观景台不会人满为患,因为票是双程的。

一百年前,登上月亮还不可想象。今天的一部手机的运算速度就比阿波罗登月的计算机还要强大。对于穿越神马的,我乐意想象。(文章来源:腾讯科技频道)